主页 > 科技要性 >中国时报社论政坛的「大老闆文化」 >

中国时报社论政坛的「大老闆文化」

2020-04-27 阅读(8349)
中国时报6日社论--政坛的「大老闆文化」,全文如下:

 总统和行政院长都发怒了。总统怒的是瓦斯上涨,中油事先没有能好好说明原因,总统希望中油的说明不能只是发发新闻稿,要用更有效果的方式,也就是说,日理万机的总统,管到了国营事业的新闻处理方式。至于让行政院长发怒的,据说是因为经建会幕僚準备的人才政策简报过于冗长。也就是说,作为国家最高行政首长的行政院长,管到了部会幕僚的简报技巧。

 由总统与阁揆之怒,我们可以想见,他们对于行政部门绩效不彰,宣传不力的不耐与焦虑已经到达了顶点,只是,他们都选择了「抓小放大」的方式来表达不满,总统不是要求行政部门想办法提高国民所得、平抑整体物价上涨的趋势,行政院长不是拿出具体明了的人才政策,他们却去纠正了新闻发布和简报发表的枝微末节,这已经是彻底的本末倒置。

 面对总统之怒,中油表示,要看一下总统说了什幺。于是,由总统与阁揆之怒,我们还窥见了执政团队中浓厚的「大老闆文化」。也就是在总统「抓小放大」的治理模式下,官僚观望不积极作为,不是问百姓需要什幺,而是事事看「大老闆」旨意,揣摩「大老闆」心思,久而久之,恶性循环,官僚继续官僚,总统力不从心,媒体和民众也把矛头全部指向总统。国事糜烂,每下愈况。

 许多人可能还记得1年多前,农委会防检局前局长许天来被公民记者指称涉隐匿禽流感疫情时,曝光的一个官场名词:「老闆」,或「最大的老闆」。

 「老闆」,在庶民的日常生活中,多半使用在两种场合,一是消费者和小商家之间,一种则是员工和雇主之间,具从属关係。「老闆」一词用被在政治上,自然是将长官与部属的关係比拟为劳资从属关係,但是,政府首长和部属间的关係和劳资关係却有本质的不同。

 俗话说的好,人民才是真正的「头家」,不管是首长还是部属,都应该对人民负责。把长官称呼为老闆,一方面是模糊了人民与公僕之间的关係,一方面会更强化那种「听命办事」的心态。

 在层层的政府体制里,老闆也是有不同层级的。在许天来前局长心中,恐怕至少就存在「直接的老闆」和「最大的老闆」,在政治上,有时还有「后台老闆」,让权责关係更为暧昧模糊。

 马英九宵旰勤劳、认真负责、学养丰富,大概无庸置疑,但为何政绩无法让人民有感、政府团队为何形同瘫痪、立院党团为何难以号令,恐怕至今他仍弄不明白。

 其实原因很简单,就在于「大老闆文化」深入府院党执政团队的骨髓。所谓的团队,没有智慧的激荡,没有思维的交锋,没有策略的辩证,「大老闆」事必躬亲,决策本末倒置,部属们也自居于被动执行角色,政治机器虽然继续运转,但往往是虚耗空转,屡屡爆发状况,不断失火、放火,又不断要灭火。

 在行政体系里,自从刘兆玄、吴敦义先后卸任行政院长以来,行政院长彻底沦为总统意志的执行长,政务官要嘛自居直达天听,缺乏团队精神和沟通协调耐心,成为自走砲,要嘛事事揣摩上意,缺乏首创精神,严重脱离民意。

 上行下效,各级公务员只能、只会等待「直接的老闆」和「最大的老闆」下达旨意。结果就是总统要管中油的新闻发布,阁揆得管经建会的简报发表,至于国家大事、人民福祉,早就远在云端,无暇也无力过问。

 府党发言体系同样不能免除「大老闆文化」,同样缺乏创意,僵化保守,根本无法贴近人民心声。

 日前财讯杂誌就报导,媒体记者圈普遍认为所谓的文传体系早已沦为「不发言系统」。府院党发言人都具有媒体经验,又多历经党与政府发言体系的磨练,反而更是保守封闭,与民意脱节。试问,如此的宣传机器,又怎幺能因应越来越複杂险恶的政治局面与媒体环境?这种事事秉持上意,谨小慎微的文传体系完全是「大老闆文化」浸润出来的。

 马政府只剩下两年半光景,从总统与阁揆之怒,我们知道府院高层的焦虑,但大老闆们如果不自我紧缩权力,鼓励并激发团队多元意见,尊重部属的创意与主见,建立集体决策机制,让府院党机器自动自发有所作为,未来两年半,将是马英九继续坐困总统府,一筹莫展的局面。
上一篇: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