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通信人工 >中国时报社论政客性别歧视语言暴力 从不分蓝绿 >

中国时报社论政客性别歧视语言暴力 从不分蓝绿

2020-04-27 阅读(5652)
 
 中国时报25日社论:蓝营立委谢龙介在政论节目中用非常粗鄙且会让人有性联想的用语,批评高雄市长陈菊在高雄世运前的北京行。他的遣词用语涉及性别歧视,极为不当;即使政党不同、政治立场不一样,也不应该使用这样的言语。虽然陈菊刻意地表示「不期待」,但谢龙介应当道歉;一个政治人物在公开场合使用的语言不但会让人看到他是怎样的一个人,也会给社会带来影响。 

 过往也曾有多位绿营政治人物,公开使用有带着强烈性别歧视的语言,让一般人觉得具草根性格政治人物较多的绿营,似乎比较容易讲出这类歧视性的话,谢龙介这次的脱口而出,显示性别歧视的意识根本不分蓝绿,在以男性为主的政治圈里,不但男性政治人物会不知不觉流露出大男人主义,就连女性政治人物耳濡目染,习焉不察,竟也脱不掉这种以男性为主体的思考与说话逻辑。 

 最经典的例子是,民进党立委邱议莹在要求马英九表态要不要续任党主席时说的一段话。邱议莹说,马英九过去说过不选台北市长,也说过不会兼任国民党党主席,但最后他都做了,邱议莹因此说:「马英九,你到底是男人还是女人?因为女人说『NO』,其实是『YES』,也就是说,每次你说『不』,其实都是『要』!」曾经指责立委李庆华骂她泼妇是性别歧视的邱议莹,此言一出,立刻引发妇团抗议,毕竟妇女运动者经过多年的困难和努力,就是希望社会改变很多固有想法,例如认为女人是心口不一,要尊重女性表达出来的态度就是她真正的想法,以此杜绝男性强迫女性做她们不想做的事;结果,从一位女性政治人物的口中却说出了这种话,不正强化了这种性别迷思吗? 

 另一个经典的例子,是吕秀莲担任副总统时的「深宫怨妇」论。做为一位妇运健将,吕秀莲会说出这种以男性为帝王核心的话来,让人不禁思想到,性别不平等的意识在人们心中扎的根有多深;在这个号称男女平权的新时代里,父权文化边缘化女性、贬抑女性的思想,仍然缚绕着许多受过高等教育、有高社经地位的女性,她们的思维乃至于言语被挟持着却不自觉。 

 政治人物的性别歧视言论例子实在太多了,曾有社运团体统计,选举期间,几乎每个星期都会有政治人物说出明显带着性别歧视的言论。 

 大家不会忘记曾任教育部主任秘书的庄国荣,批评马英九「这幺娘,不太像男人。」而马英九自己也说过让人笑不出来的冷笑话:「槟榔西施穿太多,让我很失望。」国民党立委李嘉进以三字经辱骂前青辅会主委郑丽君;更别提前民进党立院三宝林重谟、蔡启芳与侯水盛多次失言,引发社会高度批判却仍不改习惯性的性别歧视;独派大老辜宽敏在蔡英文当选民进党主席时质疑:「党的未来可以交给一位没有结婚的小姐吗?」国民党在总统大选时,文宣网路以「赶羚羊之声」、「LP之声」为名,肉麻又没有趣,只是凸显品质的低落。 

 政治人物令人心生厌恶的性别歧视言论罄竹难书,谢龙介的脱口而出,其实说的是俚俗用语,言语往往源于思想,会这幺说话就是因为脑袋里是这幺想的,常民用语中有那幺多带有性别歧视的语言,意味着确实有很多人就是这幺想的,因为他们从小就是这幺被教育的,也因此教育部才会在《性别平等教育法》中规定国民中小学每学期应实施性别平等教育相关课程或活动至少四小时,为的就是要把街头巷尾摇屁股花之类的言语,以及这种言语背后的社会性别不平等意识与脉络打破、消除。不过,这一厢,学校老师拚命在教小孩要有平等的性别观,特别是要懂得尊重女性,另一厢,檯面上的政治人物却老是胡言乱语,不断错误示範,严重抵消学校性别教育的效果。 

 谢龙介可以不喜欢甚至于不耻陈菊在自己办世运时去北京示好,待台北办听奥时又出个花招来为难台北市,他对民进党动辄喜欢批评蓝营卖台的愤怒可以理解,但出言不逊、用言语羞辱陈菊就是不对,他的言语必须受到谴责;也要提醒所有的政治人物注意,公开的谈话可不是在自己家里讲悄悄话,也不是在跟自己的麻吉搏感情,做为一个公众人物要了解到自己的一言一行是有社会示範效果的,问政与论政,都是公开行为,有社会责任。
上一篇: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