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金融发布 >中国时报社论政商纠葛 要当机立断 >

中国时报社论政商纠葛 要当机立断

2020-04-27 阅读(6386)
中国时报十五日社论指出,副总统当选人萧万长先生日前辞去其一手创办之「两岸共同市场基金会」董事长一职,外界大都予以肯定。就表面上看,这个基金会并未负担国防、外交、财经周边业务,未必与政务推展有任何牵连;但是以副总统职位之崇隆,当然要避免任何可能的瓜田李下,故萧先生辞去职位,绝对是谨守分际的表现。 

 用同样的标準,我们也要检视其他党政高层的兼职情形。目前正在参选民进党主席的蔡英文女士,也是宇昌、台懋两家公司的负责人。这两家公司都是蔡女士一手催生,其目的之一固然是整合台湾生技人力、带动相关事业的发展,但无论如何,公司就是公司,当然要以营利为目的。外界预期,蔡女士将可顺利于五月十八日之党主席选举胜出。届时,民进党还是执政党,虽然离五二○仅仅剩下两天,但执政党主席即使是短时间担任营利事业董事长,在形象上都是惹人非议的。即使在五二○之后民进党是在野党,但该党在立法院仍然拥有四分之一的席次。民进党主席的利益与政治分际要如何拿捏,绝对是大家关注的焦点。 

 当然,另一位民进党主席参选人辜宽敏也有经营事业,万一他当选恐怕也有政商分际的问题。但是,外界之所以特别关注宇昌与台懋公司,是因为「政治力」在这两家公司里扮演了重要的角色。据报载,宇昌总投资额六亿之中,行政院开发基金投资占约四成;而国发基金今年初又通过投资台懋公司百分之三十。这两案加起来,「国家」与「蔡家」叠合的共同利益就非常明显了。民进党主席若能影响数十位国会议员,难道这里面没有瓜田李下的问题吗?蔡英文表示她若当选,将要辞去宇昌的董事长一职,但我们认为这还不足以解除外界的疑虑。即使蔡女士辞去两家公司的董事,其家族仍然可以另派法人代表,利益株连就仍然存在。因此,若要真正迴避政商之间说不清楚的关係,蔡女士与行政院开发基金就必须要有更果决的做法。 

 我们关心政商之间的分际,当然是对事不对人,不会只就民进党一党、蔡英文一人做片面的批评。整体而言,所有掌握广义公权力的人,身上都不该有任何商业利益的牵连。五二○之后,民进党所能影响的公权力毕竟较小,新执政的国民党更是大权在握,更需要外界严密的监督。国民党籍的总统、副总统、内阁阁员、党部的主席、荣誉主席、副主席、中常委、书记长、干事长等等,只要他们掌握或能影响公权力,就有义务要将其本人及近亲所涉入的事业、投资、乾股、顾问,完全摊在阳光下,让大家检验。蔡英文担任宇昌董事长与推动生技免税条例,都是在她辞卸行政院副院长以后的事。但即使如此,外界都难免有质疑之声。依照同样的标準,国人对于牵涉到国内经济活动的部会措施、涉及两岸商机的海基会谈判、与闻台北/北京之间政策对话的国共平台,都会一视同仁,用同样的尺规予以检视。 

 我们要提醒朝野政党的从政人员:利益迴避绝对不是单纯的法律问题,也不是形式上的旋转门条款或公务人员服务法所能涵盖。正因为如此,即使鐽震公司设立完全合法、巴纽建交案没有查到贪渎证据、吴淑珍的钻表有可能是「借来的」,终究无法获得国人的谅解。目前躺在立法院的公职人员财产申报法修正案之所以要求财产盲目信託,就是要在体制上尽可能杜绝灰色空间。马英九先生在其对新阁员的谈话中特别期勉阁员要「清慎勤」,不可以乱收礼、乱接受招待。既然党的阁员如此,党主席、副主席、中常委等又焉能豁免?既然礼物都不能收,牵涉到更大利益的政策制定当然更该迴避。 

 五二○是台湾二次政党轮替的起始点。在历经数年不堪闻问的贪腐丑闻之后,全国人民对于政治清明的期待都很高。在政坛打滚多时的人也许近墨者黑,不能体会现况与民意的落差,所以在此特别抒论提醒:这些政治大员当下能够难捨能捨;如果要在一波波批评声浪涌现之后才开始切割辩解,那就为时已晚了。

上一篇: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