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金融发布 >中国时报社论政府不可沦为民粹帮凶 >

中国时报社论政府不可沦为民粹帮凶

2020-04-27 阅读(8486)
中国时报22日社论全文如下:

 去年10月,大统长基公司爆发搀伪、假冒油品事件,卫福部为平息沸腾民怨,下令彰化县卫生局,依《食品卫生管理法》裁处18.5亿元罚锾。日前卫福部自行撤销处分,不但政府威信受创,更印证当时的裁罚是欠缺思虑的违法行政处分。

 卫福部撤销裁罚理由係诉愿委员会决议,基于一罪不两罚原则撤裁罚锾。一罪不两罚即同一行为违反刑法及行政法上义务规定者,依刑法处罚之;换句说说,卫福部去年逕裁罚18.5亿元,本来就有违行政罚与刑罚之竞合原则,不能同一行为重複处罚。

 回溯去年底食安风暴严重冲击江内阁,卫福部在各方压力下,急就章召开「追缴违反食品卫生管理法之不法所得研商会议」,逕决议要求彰化县卫生局开罚18.5亿元罚锾,当时彰化县卫生局曾质疑不妥,发文请示卫福部,但卫福部完全不理会,逕召开记者会宣布开罚。

 事隔8个多月,高振利在食用油中搀入铜叶绿素所涉刑责部分,彰化地方法院已依触犯《食品卫生管理法》及刑法诈欺取财等罪,重判16年徒刑、罚金5000万元,同时裁定羁押。高振利不法行径是否该如此重判,全案未定谳不宜置喙,但卫福部的违法行政处分,明显沦为民粹帮凶,值得探讨明辨。

 首先是卫福部甘冒违法争议逕行裁处,主因食安风暴期间,民怨舆情沸腾,不明就里的媒体未审先判,不断夸大渲染报导,加上电视名嘴外行充内行,排山倒海的谩骂,卫福部无视彰化卫生局的质疑,目的就为平息民怨、转移焦点。

 其次就开罚天价18.5亿元罚锾的法律意义,在政府机关行政行为中,行政罚锾原本是基于法律授权所作的行政处分,如果是不利于人民的侵益处分,尤其像对大统开罚史上最高行政罚锾,更应符合法律构成要件。

 「依法行政」是行政机关最常挂在嘴边的口头禅,但落实在行政作为上,却往往只考虑政绩讨好选民与舆情,漠视法律优越原则是消极的依法行政。大统长基公司负责人高振利欺瞒消费者行径,至少涉及诈欺刑责,卫福部躁进处罚高振利,明显行政滥权。

 更匪夷所思的是开罚金额,纵令卫福部可以开罚,罚锾高达18.5亿元,竟只是依检方起诉资料,所估算的数据,已是行政怠惰。因不法所得係检方追诉刑责、法院量刑依据之一,实际违反行政法义务上不法利益,应是油中搀伪所赚取的价差。

 换言之,卫福部即使要处罚追回高振利赚的黑心钱,不当得利係指无法律上之原因而受利益,致他人受损害者;也就是高振利在食用油中搀入铜叶绿素,用较好价钱卖出较差的油,造成消费者花冤枉钱,却没买到相对品质的食油。

 因此行政机关应开罚的金额,就是高振利卖搀混油欺骗消费者的钱,不是卫福部一味推诿、指陈是根据检方资料粗估不法所得,就开罚破天荒罚锾,完全不符合行政处分之适当性、必要性及衡量性原则。

 再就消费者立场而言,卫福部祭出行政罚锾,最终即使全部强制执行,所有款项也是进了国库,与卫福部声称要加强食安、保障消费者权益,毫无实益。

 对消费者而言,不论是家庭主妇买一桶油或下游盘商大量进货,高振利涉及的欺瞒行径,所赚取的不当得利,依法「应返还其利益」。高振利卖的油虽不致危害健康,欺骗家庭主妇多赚50元、100元,就应吐出来还50元、100元。

 消费者是一盘散沙,是最弱势一群,要透过诉讼追回自身利益何其困难。而高振利目前身繫囹圄,即使扣押处分其所有财产,恐仍不足支应18.5亿元行政罚锾,卫福部的违法行政处分,只是在「与民争利」。

 行政处分之撤销,是行政机关将已生效违法之行政处分予以废弃,使其失去效力。大多数民众早已忘了大统黑心油食安风暴,相较卫生部8个月前义正词严开罚18.5亿元行政罚锾,撤销裁罚却不敢公开,只是一纸公文通知彰化卫生局,足证卫福部之心虚。

 高振利刑责,法院仍审理中,俟当事人提起撤销诉讼,请求行政法院撤销卫福部之行政处分,卫福部只能被动遵循法院裁定,反而会难堪。卫福部此时趁国人记忆淡忘,「自行打脸」撤销裁罚,凸显卫福部之矫情与颟顸心态,难怪行政团队民调始终低迷!
上一篇: 下一篇: